会须一饮三百杯

梦里更著名的现代诗人

做什么事,一开始只是凭兴趣,期待着被认可。一旦获得了认可,就会感到压力,担心之后没法做得和现在一样好,不想让人觉得“啊,其实不怎么样的”,尽可能地想要把自己糟糕的一面藏起来。尤其是自己只是半吊子的时候,突然被夸奖了,狂喜之后有种想要删号的冲动。

想要作为 “我”被称赞,却不希望作为“我”得到批评。像一个完美主义者一样希望自己的履历上没有一点污渍。博客可以删除,账号可以切换,可是我只有一次人生。这条一次性的生命,弄脏了没法洗净,也没有办法扔掉。

在剩下的日子里,我还会一次次让人失望,留下一段又一段破碎得无可挽回的关系,没法无视别人的看法,被很多人讨厌,不断暴露自己无知又庸俗的事实,重复做一些...

把一切冲进马桶

   
     “是!我疯了!我疯了!是我疯了!行了吧!……你闭嘴!闭嘴!我疯了……不要理我!不要理我你听懂了吗?不要理我!”
    她抱着头嘶吼,从客厅冲到卧室,从卧室冲到厨房。她冲进厕所里,在门槛前摔了一跤,折断了脚趾甲。
    “闭嘴!”
    她爬起来,把门带上,又重新打开,再狠狠砰地一声关上,然后疯狂转动反锁的旋钮。她到处跌倒,身上全是淤青。
     “闭嘴!闭嘴!不要说话!”...

声明

我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,为什么我的这个账号里堆满了毫无意义又糊弄玄虚的文字,简直掩盖了我庸俗的本性。我要在此郑重声明(给实际应该没有几个的用户和或许会有的审核员),我的博客和我看的所有网络色情小说一样毫无价值,好吧,也许不是毫无,也许可以给人带来一点……隐秘的快感。我推荐大家去看经典文学作品,虽然打完这一小段字后,我不会去看,看到的人也不会去看。

在秋天就容易无病呻吟

太冷了,秋天的晚上太冷了。虽然我很喜欢秋天,站在窗子前还可以听见隐隐的虫鸣的季节,尽管他下很多雨,而且越下越凉。凉,大家都这么形容秋天的冷,为了和春天的冷区分开来,为了和冬天的冷区分开来。像一层带着白霜清晰而干净的凉意,在这个晚上,乘着风来了。我原本可以这么写,因为秋的瑟瑟,无论是旧时还是今日,都是很有诗意的。但是秋天的晚上真的太冷了。清醒的灯照着昏沉的嘈杂声,冰水照着经期的阵痛。秋天的冷让我无处遁形。我不得不低头看地板上倒映的我残骸的影子。尽管深夜里我不需要躲藏。白天也不用。自当我逃离了整个世界后,我就再也不需要藏起什么了。

一捧水

我试图捧住一捧水,带他离开河床,让他彻底的与盲目奔涌向前的河流分割开来,让他可以贪婪的享有一刻宁静的安逸,让他至少一生中有一部分是为自己而活。可是我捧不住他。水从我的十指之间的缝隙里挣扎的流泄出去。当我注意到这一点时已经来不及回头,我带着水已经走了很远。他甚至来不及回到河流里,就在泥土中消失了。

周年礼物

他很贴心的用了粉红色的绳子,还在吊环上头打了个蝴蝶结。我快乐的和他接吻,然后踩上我的塑料小板凳,把脖子伸了进去。

你好,我是…随便是什么
吃面包/蛋糕/冰淇淋/麻辣香锅等好吃的
不吃苦瓜/蒜/香菜
混游泳圈
是个大俗人

1 / 3

© 会须一饮三百杯 | Powered by LOFTER